小云社群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43|回复: 0

雨_15

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18-9-21 07:44:2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  六月的财大终于下雨了。我不知道这样的表述会不会有人生出异议,而我仍是喜欢这样表述。其他的地方是否落雨我不知道知道了也与我无直接关联。而财大对我来说就是我的世界,一个足够我淌漾知足的世界。
  无论忧伤还是欣喜我都无法摆脱自己那颗感性好动的心。撑了伞,去过实验楼,打个猫影儿我就下来了。本想直接就去自习但只有我的心才知道我最想去哪里。下午两三点钟的花伞一队队滑向了教学楼,像是一阵风突然吹落的一片花瓣落入了溪流之中,顺着清流缓然离去了。雨也并不大,但正像开始说的:终于是下了。这就难能可贵的令人觉得珍惜。雨是飘下来的,没有重力的感觉,像是被抽去了筋骨一样。轻如飞丝,乱如蛛网,但很清冽,落到身上给人心旷神怡之感。但我有打伞,因为风很清凉微冷,况且我还背了书包,不论淋湿了自己还是书包终归是不好。
  早晨,从楼上观望下去,我看见合欢树已经开花了,但不热烈,也许她本身就不喜欢热闹。我仍想走近看看。一不小心就踏进了水洼里,鞋子经不住水沁就让雨水闯了进来,我不懊恼也不欣喜,只是平淡,平淡地接受那丝丝的清凉和潮湿。
  实验楼南边的那排合欢还没有开放,看样子今年也是不想开了吧。一阵微风吹过,扑进我的怀里,我轻轻地合上了双眼,像是要融进这清凉的风中,然后随之飞扬,飞扬。这只是枉想,睁开眼我还在这个世界。我想再走远些,远离人群,去没有人烟的地方,看看这雨,与她们私会。
  我早就知道迈开了步子我就不会轻易停下。我记得木槿花已经开了,望了望校园的东边,一排排紫白色的花朵压弯了枝头,朦朦胧胧的又映入我的眼眸。那是木槿花吗?我走近,再走近。看到了,不是的,却没有失落,反倒是欣欣然。莫知名的一树树花,白的,紫的,红的。一挂一挂的像是多彩的葡萄沉沉的坠了下去,花衣像是彩色的银耳,晶莹剔透,又沾满了雨珠,雨珠也是那样明净,仔细看去,有幅远方绿色的倒影在里边。我突然发觉脚下也软软的,泡的稀软的黄泥被我的重力压出水来,赶紧抬脚,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。我不敢驻足停留太久,不停地移动脚步。雨下的好久了吧,早晨醒来时,就在淅淅沥沥的下,虽然下的温柔,但花蕊还是沾落一地,落地也那么鲜艳,不染一丝愁容,不显半毫污浊。
  渐渐地我贴近了校园最东的篱墙,那边有片青葱的的柳树。也许天真的旱了好久,原本浓密的柳叶变得稀疏了,但一场细雨之后我相信它们会变得光鲜起来。
  走到那片紫叶李的时候我惊异地发现,地上不知什么时候探出了一层层晶莹的小脑袋。新绿的草芽仿佛一夜苏醒,纷纷伸起了懒腰,打了个激灵,变得那样活泼可爱。女贞子已经开花了,我记得小时候特别喜爱有特别恐惧它的果实,他们闻起来香甜可口的样子,像名贵的水果,清香怡人。儿时我经不住诱惑,摘了一把放进嘴里咀嚼,没想到竟是那样的不好吃,苦的要命,吐也吐不出那苦的辣眼的残汁。后来我就恐惧它的清香了,骗子,十足的骗子。
  雨脚有些紧了,像是洒下的芝麻,落入了水洼,点起一两圈涟漪,又似淘气的孩童惹了麻烦转而猝然消失了。又踩进了水洼,抬起脚来,看了看,满脚的泥浆,粘的裤管上也是,不时黏黏的稀泥浆还会滴落下来,落进水里,一片黄色的晕影扩散,消失。我笑了笑,低声问了一句:张玉剑,你去哪里了?银杏树树下,又一阵微风吹来,我放下雨伞,风刮来的雨丝落在了我的脸上,好是一阵清凉!
  文章来源:短文学网 短文学微信号:duanwenxuewang
猜你喜欢:
  1、GRE词汇量
  2、女装夏装韩版
  3、GMAT是什么
  4、日本爽肤水
  5、tpo54写作练习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  
   蓬莱渺渺灰幽幽
  
   是梦似梦
  
   愚儿和珍儿
  
   那一年的秋天
  
   从此,相忘于江湖,不说再见
zhe365.net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Comsenz Inc.

GMT+8, 2018-11-18 02:21 , Processed in 0.051763 second(s), 2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