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云社群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25|回复: 0

浅溪流水却锁深情

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18-11-5 12:18:3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浅溪流水却锁深情
  陈沉默/文
  回程的路上,连弋没有心思再浏览窗外边儿倒退而去的风景。即使那些被她忽略的景色是多么令人着迷。蓝的天,白的云,墨绿的山还有纯净色的空气。
  不多时,她轻叹了一口气,喃喃道,是有些可惜了。
  于是,她戴上了耳机,闭上了眼睛,转移此刻的注意力。
  听到程璧《我想和你虚度时光》这歌的时候,连弋觉得,心事逃无可逃。爱听的歌都是和她一起听的,爱看的书也是和她一起看的。幸好,她们没有一起爱上同一个男人。虽然戏如人生,但可幸不是戏剧中的悲剧都能够有幸在每一个人身上发生。
  兴许,带着眼泪的成长更让人铭心刻骨吧!像离别的眼泪、失去珍贵东西的眼泪、被一个人感动的眼泪还有莫名而来的眼泪。
  连弋其实是一个特别后知后觉的人,像这样的人失去珍贵东西的时候,感知到了,一般都会有些歇斯底里或者是有些悔意的吧!可是,此时的连弋,搭乘着回程的火车,正从别人的故乡往自己熟悉的地方“逃亡”。
  她一个人愣坐了许久许久,回神过后,只叹了一句可惜了。
  我喜欢她这样的云淡风轻。即使是我不知道,连弋是否真的如此容易放下或者是不在意。但是她那些平淡的反应,让我喜欢她。
  很多人,都向往旅行。不可否认,旅行是一件美好的事情。
  放慢自己平时的生活节奏,去陌生的领域接触陌生的人。幸运一些,还可以和人交换心事,然后,下车以后,各自天涯。回忆起来,那些瞬时的信任和亲近似梦一般,让人回味。最后,印象越来越模糊,依稀里只记得,在某段路程,我好像听过这个故事,那个人,我好像在哪里遇见过。
  我是一个向往美好的人。美好的地方、美好的风景和美好的人。
  像是连弋。她也是我在路上遇见的一个特别美好的人。
  车厢有些安静,此时是旅游淡季,大多数人像是游玩累了。于是戴上耳机,或是看电影或是听歌,形态各异,却都在同一件事,那便是放松自己。
  我和她面对面坐在窗边座位上。我还在听着李健的歌,投入在他的声音里自己不停勾勒出来的故事,然后拿出了随身携带的本子,静静地写字。
  “你喜欢写故事?”
  她的声音不大,有些低沉,恰巧我听音乐的声音也不大,健哥的歌也很轻和,所以我隐约里听见了她的问话。
  我抬起头,恰好对上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睛,可是不明朗,像是明月落在山脚下的溪涧里,溪面波光粼粼,似是耀眼却又极其柔和的明亮。我说不出言语的喜欢。
  “嗯,旅途漫长,写写文字消磨时间。”我回答。
  她像是知道她刚才的唐突是一种打扰,所以接下去她抿了抿嘴,微微扯了扯嘴角。算是回应了我的回答。
  没有延续对话,我便继续低头写字。期间,偶尔喝上几口用火车上的水泡的铁观音。水不够沸腾,浸泡时间也有些久,除了开盖时散出馥郁清香,口感有些欠佳,但是它是我最喜欢的茶之一,所以口感成了次要的。
  茶喝完了,也停了笔。收起笔记和笔,准备小憩一会儿。可是重新抬起头,便对上连弋那似笑非笑的眼神,我又一愣。忽然有些害羞,难道刚才她一直这么看着我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?
  “你有些像我刚刚结束关系的一个朋友,她也喜欢写字喝茶。我是闻到熟悉的茶香才回神看你的。”她像是意识到自己有些不礼貌,于是半解释半怀念的跟我说。
  “刚结束关系?”我还未从前面的惊讶里反应过来,所以脑海浮过什么话便脱口而出。
  “嗯。刚结束,有些可惜。”她似是不想细细说明。我才意识到自己好像有些唐突。
  回想起前面她的喃喃自语,我才反应回来,啊!原来她说的刚刚是那个时候。
  我记得她前面盯着手机屏幕许久许久,我还一阵好奇。
  “认识她的时候,她像是我的阳光,无时无刻不在给我温暖,让我看到生活里处处明朗,让我相信生活里大多都是美好。”她抿了一口矿泉水,摘下了播放分贝有些大的耳机,望向窗外。
  《我想和你虚度时光》,耳机里流出来的旋律,是程璧的歌,近来因为上某综艺节目而被更多人熟识的日旅音乐人。我也挺喜欢她的民谣,还有她的吟唱方式。
  此时恰好是黄昏,日落西山,余晖不散,似是应和着某些故事还余音绕梁。余晖晕染山边的天空,柔和的日光迎合着北来的风,有些萧索有些落寞。
  收回目光。连弋继续喝了些水。
  停止了音乐的播放。
  “结束关系,不算是意料之外吧。毕竟,还有断绝亲子关系的,不是吗?再亲近,也是血缘之外的亲近,分割了,除了那一段共同拥有的记忆,再无其他了吧。”
  她凝神望向我,我没有勇气再去和她对视。她的眼神是柔和清澈,可是如月光,带着皎洁和清冷。我和她毕竟是陌生,连名字都互不知晓的陌生。
  她忽然笑出声。我惊疑地望着她。
  列车也渐渐放缓了车速。
  格尔木站要到了。
  车厢人群忽然有些嘈杂、涌动。
  她说,我到了,我叫连弋,记住我。
  “格尔木?”我没有接她的话,只是确认这一站是不是格尔木站。
  她缓了缓说,是,我在“逃亡”。躲开有她的地方去看看她。
  我还在回味她的话。列车停下了。
  她背上黑色帆布包,留给我一个清瘦高挑的洒脱背影。
  她没有好奇我的名字,我也没有准备自我介绍。这样短暂的缘分,适合保持原始的陌生。只是她让我记住她,我竟然真的记住了。
  回程的路比来的时候的感觉更短,不知道第几首歌了,我忽然不想回家,忽然也想去看看秋天的胡杨林。因为我忽然想起一个人,一个也像连弋那般洒脱自我的人。
  文章来源:短文学网 短文学微信号:duanwenxuewang
猜你喜欢:
  1、红岛工业用地价格
  2、索乐
  3、护腕
  4、施特劳斯钢琴
  5、淘宝郑州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  
   你泪里的哀思
  
   [/url]
  
   [url=http://haruhichan.com/forum/showthread.php?710039-*&p=717349#post717349]别样樱花

  
   一无所有
  
   夏天的记忆
zhe365.net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Comsenz Inc.

GMT+8, 2018-12-14 03:45 , Processed in 0.052327 second(s), 2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